番外完(3/3)(1 / 1)

,这是真实的,真切发生的事情,他和傅煦,要结婚了!

戒指还是那一个戒指,伴随了他门多年,当年傅煦给出的诺言。

因为要在婚礼上重新戴上,昨夜要从手上脱下时,谢时冶还觉得不习惯。

如今,傅煦要重新给他戴上了。

在戴上之前,需要宣誓。昨天谢时冶背过,明明已经娴熟的词句,却在这个时候,忘得一干二净,最后只结结巴巴吐出一句:“我爱你。”

钟昌明等了一会,发现谢时冶没有要继续说得话了,好笑道:“小谢,你爱他是我们都知道的事,还有呢?”

等了一会,只见谢时冶脸颊越涨越红,钟昌明:“看来我们的新郎太紧张了,想不起来了,那我们另一位新郎呢?”

傅煦举起话筒,顿了顿,他缓缓地笑了:“我爱你。”

明明婚前都各自准备好了宣言,却在最后的时刻,化作了同样的一句我爱你。

情话有很多,我爱你或许很俗,却包含一切真挚的感情,无数的情意。

我愿意与我爱你,前者是相守的陪伴,后者是,我会爱你,如我的生命。

戒指穿过指尖,十指再次紧扣,他们拥抱,亲吻,在众人的祝福中,阳光下,音乐里,没有比这个更好的事情了。

谢时冶喃喃道:“就像一个梦。”

他还是哭了,眼泪溢满眼眶,不争气又感动的泪水,一滴滴落了下来。

傅煦手指擦拭他的眼泪,低声道:“不是梦。”

傅煦:“我嫁给你了。”

谢时冶边哭边笑,他抹掉眼泪,把捧花往后一扔,文瑶小跑想接,却不料高跟鞋一拐,她从有点高度的婚台上摔了下来。

一片惊呼声中,文瑶懊恼地闭上了眼睛,她不想破坏谢时冶婚礼的和谐,早知道不穿高跟鞋了。

很快,她便落入了一个结实温暖的怀抱里,对上了那双好像从未变过的眼睛,听见了那声:“姐姐。”

钟声响起,文瑶在刘艺年的怀中,望向了婚台上的两个人。

他们再次拥抱在了一起,连光都偏爱他们,如祝福笼罩在他们身上。

花束从天而降,落到了她的怀里,花瓣纷飞,打在了她的脸上。

美国时间下午二点整,谢时冶和傅煦同时发出了微博。

谢时冶:执子之手。

傅煦:与子偕老。

番外完。

。格格党

书页/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