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二八章 问剑(求订阅)(1 / 1)

天官楼主张百龄端坐于穹顶之上,俯视凡间。

嬴盈的那声喊话,穿透力极强,即使身居穹顶,也是听的一清二楚。

这么多飞升境扎堆在清河县,又隶属不同阵营,想要不发生摩擦,几乎是不可能的。

就比如说天墉城姬老头,自打来了清河县,姬旻就没断过杀掉摇光的念头,因为他的一名弟子,就是死在摇光手里。

真正的大打出手,似乎只欠缺一颗火苗。

而魔宫那俩活宝,很可能就是点火的。

站在张百龄的立场,他是不希望双方大打出手的,太平洲形势未明,这个时候开战,就凭太平洲孱弱的山河气运,根本经不起这么多飞升境在这里厮杀。

阿房和未来的太平洲本土第一人,才是主菜,主菜没上来之前,可以来点下酒的小菜,但不能是猛菜。

张百龄手腕一翻,数十缕无形之气缠绕而下,从天穹垂落。

这些气息落在清河县外城的一座湖心小岛,然后旋转而起,

一栋巍巍高楼平地而起,霞光璀璨,照耀八方。

楼顶呈八角,飞檐上各有八种神兽坐镇。

九名持剑天兵戍守八面,以浩然神力庇佑着方圆百里之地。

凭空出现的巨楼,引来全城百姓围观。

随着有人情不自禁的朝着巨楼方向跪倒,越来的越多的百姓开始高呼跪拜,口中念念有词,似在祈福。

嬴兖出现在自己妹子身边,望着那尊道家天官楼,笑道:

“张百龄这是在警告咱们,不准在这里动手。”

嬴盈对此嗤之以鼻:“他的警告有用吗?”

“当然没用,”嬴老二道:“但是我得提醒小妹一句,咱们人数不占优,对面要是一窝蜂的上,也就大哥能收拾的了,咱俩不行的。”

嬴盈冷笑道:“祖寿踪迹难寻,这次好不容易遇到,我难道眼睁睁放过?不可能的。”

嬴兖道:“那就换个地方打,这里是苏御的地盘,砸坏了不好。”

这句话真说到嬴盈心坎上了,清河县是苏御的家乡,她和祖寿放对,很难收手,别说一个小小的县城,周边千里之地都可能化为焦砾废墟,

这时候,荆楚出现在长街对面,她没有径直走来,而是在路边的石凳上坐下,声音却遥遥传了过来,

“我们守规矩,难保有人不愿意守规矩,魔宫中人果然都是一群混不吝的蠢货,也是,太平洲的赌约是三教百家和妖族订立的,跟魔宫没有丝毫关系,你们想捣乱也可以理解。”

嬴盈闻言冷笑道:“瞧瞧,那娘们已经开始挖苦咱们了,祖寿是我的,这个交给你,”

“好吧,”嬴兖无奈的摊了摊手。

这时候,赵玉京从一条巷弄转入长街,面无表情的看向嬴盈道:

“你们想打,可以到海上去打,如果在这里出手,等同于向我玉清一脉问剑,你们想清楚了。”

荆楚冷哼道:“魔宫的人是该好好管管了,做事一点规矩都没有。”

嬴盈一脸寒霜的转过头道:“我改主意了,先杀这个嘴贱的娘们。”

“你随意,”嬴兖耸肩道:“我来压阵。”

说罢,嬴兖身形一动,刹那间,无数道分身遍布于清河县每一个角落。

密密麻麻,数也数不清。

宝成寺,正在与方丈了印喝酒的天墉城主姬旻,打个了酒嗝,笑道:

“嬴老二还算知晓利害,他护住一城百姓,那我就护住这座城吧,挺好一地方,别打坏了。”

说着,姬老头掏出一张符纸中最高品级的青冥纸,食指画了一张山河压胜符,然后吐了一口唾沫,拍在了脚下地面。

刹那间,城中所有建筑,仿佛被笼罩上了一层薄薄的雾气。

天官楼镇压一方气运,压胜符镇守城池,嬴兖庇佑百姓。

原本不能打的地方,这下子可以随便打了。

嬴盈缓缓走过长街,在路过赵玉京身边时,嘲讽道:

“苏御是半步飞升,又是三掌教嫡传,论玉清一脉,他在这里说话比你管用,就凭你也敢代表玉清一脉?还敢威胁我?滚特么一边去。”

赵玉京脸色铁青,在收到张百龄传音之后,面无表情的退出。

荆楚呵呵一笑,从石凳上坐起,望着身边的嬴兖笑道:

“真是活久见,魔宫嬴老二竟然也在意百姓死活了?难得难得。”

嬴兖嘿嘿笑道:“今天是什么日子?我得记清楚了,巉巉洲荆楚大剑仙,陨落于此。”

“哈哈........”

荆楚哈哈一下,仙剑出现在手上,“你是看不起我呢?还是太看得起嬴老三了?”

说完,荆楚一剑刺出。

一点寒芒,以点击面,刹那间,剑光照四方,满城除了飞升境,瞳孔中除了耀眼的白光之外,再也看不到任何事物。

荆楚不是妖物,原本就是巉巉洲排名第三的飞升大剑仙,或许是因为她人族出身的缘故,所以从不滥杀。

苏御让她做什么,她就做什么。

嬴盈也是剑修,既然是剑修问剑,那么所有花里胡哨的东西都不会出现在这场问剑当中。

两名飞升境大剑仙,唯剑而已。

双方大佬,都在关注着这场问剑。

而比当事两人还要忙活的,就是嬴兖了。

四处散落的剑气剑光,随便一点落下,都有摧城撼天之力,就算有天官楼和压胜符压阵,也不保险。

所以他的消耗,比荆楚和嬴盈还大。

白灵来到之后,帮着他消减了一些压力,即使如此,嬴盈和荆楚的飞升对决,仍是搅动着整个山河震荡翻涌。

长安城,太庙。

这里供奉着皇家历代先祖,九根盘龙大柱,镇压着李氏国祚气运,而这时,崇明帝正带着一众皇子皇女,跪倒在摇摇欲坠的祖宗牌位之前。

殿外,钦天监修士布下护持大阵,避免天穹上散落而下的剑气冲击太庙的国祚气运。

李氏气运鼎盛,极易招惹到这些不明来历的剑气,一旦国祚被毁,大乾王朝的气运将遭受不可弥补的创伤。

这时,丘神绩走进大殿,崇明帝赶忙问道:“国师,到底是怎么回事?”

丘神绩摇头苦笑:“真正的神仙打架,两名飞升境大剑仙在清河县问剑,剑气过于鼎盛,虽被压制不少,但还是有很多散落各方。”

“清河县,又是清河县.......”崇明帝喃喃道:“霞举洞天在我大乾国境,到底是好事还是坏事.......”

书页/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