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76章 随心所致的云浅(二合一)(1 / 1)

第576章随心所致的云浅(二合一)

姑娘扎堆的中心,石青君小口小口的吃着水果,完全没有注意到气息完全隐匿的徐长安在偷看她。

眼熟。

徐长安盯着石青君优雅的动作,视线在她面上停留了许久。

他其实没有发现石青君就是以往和他说过话的“石师姐”,毕竟当初石青君是以少女模样去见的他,所以在徐长安的心里,石师姐是一个少女,而面前的石青君则是一个身材玲珑,眼神平静的成熟女性。

这是石青君本来的样貌。

可徐长安就是认得,他的记忆力还不错。

他平日里负责的只是暮雨峰上三公岩区域的一小片姑娘,但是暮雨峰上有名有姓、稍稍有些本事的女子他都记的真切,包括姓名、道号、乃至于爱好都清楚。

原因当然不是因为那些女子吸引人,而是为了云浅。

了解这些女子之后,他能更好的帮助云浅修行,可以从以这些人做镜来让云浅少走弯路……而且,他也想要看看哪些姑娘适合给云浅做朋友,这些都需要考虑。

当初没想过能够让温梨来教云浅,所以定下的姑娘就是他挑选出来的、暮雨峰上和他关系不错、人也温柔的吕师姐。

“……”

徐长安看着远处吃着水果的石青君,旋即摘下腰间的那块琉璃玉,放在手心仔细看了一会儿。

就算了解暮雨峰,但是徐长安至今也不知道这块玉佩是谁留给他的“标记”,他思虑至今,哪怕去方管事那边询问,也问不出什么消息。

之所以说这快玉佩是标记,是因为他先前没有拜师,于是看重他的人会先给予一块玉佩,表示‘名花有主’,至于说后面是否要真的收他为徒,还要看他的表现。

事实证明,自从戴上了这块玉佩,的确没有想要做他师父的人来吵闹了。

但是徐长安始终不知晓这块玉佩的主人是谁,所以他本能的觉得对方也许不是暮雨峰的人,或者说……不常待在那里。

他其实很感激对方,毕竟经过鉴定,这琉璃玉对修行有好处,但是现在出现了一个尴尬的事情。

他被李知白给‘内定’了。

手指轻轻摩擦玉佩表面光滑的纹路,徐长安轻叹。

在李知白和一个没有见过面的人中挑选师父,这都不能说是一个选择。

他注定辜负了赠予他玉佩这位前辈的期待,但是感谢还是要感谢的,所以徐长安一直想要亲自面见前辈,然后恭敬的行上一礼,并将玉佩奉还。

可他不知道对方是谁。

但是……

徐长安心里有猜测。

帮助他的、在意他的、并且一直没有出现过的女子……他只记得一位。

恰好,他和对方相见的地方不是暮雨峰,而是天明峰,且她身上的衣服带着暮雨峰的绣纹,完美符合了他的推测。

而那女子和自己相见的时候,穿的应该是一身红衣,戴着面纱。

当时天上下了灵雨,有一道通天白玉雷劫落下,就是这个女子走过来,递给他一把伞,告诉她不要用灵力遮挡天上的雨水。

徐长安当时还不明白,现在他很清楚,女子知道没人挡得住天上的雨水,才赠予他一把伞。

而后他去还伞的时候,意外的就看到红衣女子不知道怎么的就摔进了地上的泥水中,狼狈不说,人还晕了过去,就是那时候她的面纱脱落,让徐长安看见了她的脸。

正正好好,就是远处吃水果的那位。

对方绝对是善意的,因为至今为止,都没有外人知晓他能挡得住灵雨,而腰间这块琉璃玉,恰好也是红色,并且……他隐隐能够感觉到琉璃玉中的灵气在朝向石青君的时候会变的活跃,仿佛这本来就是她的物件。

种种加持之下,徐长安心中已经有七成可以确定,外面那个吃水果的姑娘就是朝云宗上赠予他玉佩、提前‘预定’他的神秘前辈。

“……”于是徐长安犹豫了,他一时间不知道自己要怎么办。

无论是善意的提醒,还是赠予的玉佩,他都应当去感谢。

但是这里是青楼,他不方便上去说话,而且……如果有这样的前辈就在楼里听戏,怎么先前无论是李知白还是祝平娘都没有提过一句?

难道她是想要隐藏身份,不想要被别人看见?

毕竟她一直神神秘秘的,以往也带着面纱……

可说这前辈低调,她又能和青楼姑娘打成一片,徐长安眼睁睁的看着一个少女将一瓣橘子送进了石青君的嘴里。

‘前辈似乎很喜欢这里。’

尽管石青君没有什么表情,但是徐长安就是能感觉到她的情绪。

“……罢了。”徐长安微微叹息,还是没有贸然的上去打招呼,在他的心里,他都已经盯着前辈那么久了,对方不可能没有感知。

如果前辈愿意见他,自然会招他过去,而此时既然没有动静,他就不过去了,免得坏了人家的兴致。

‘兴许可以问一下先生?她该是知道怎么做。’

毕竟这个前辈只是他不了解,如今人家都来了,祝平娘和李知白总归有熟悉她的,不然……哪个仙门会来青楼,还对这些姑娘如此温柔。

想了想,徐长安准备回去宴上。

——

石青君咽下口中的食物,她视线随意,显然完全没有发现之前隐匿在阴暗中的徐长安。

是他想当然了。

当徐长安隐匿在黑暗中的那一刻,他就是不想被看见的,石青君又怎么可能发现他。

还有一件事,那就是石青君其实一直都不知晓,徐长安认识她这张脸。

当日尽管她被雷劫影响,整个人都在雨天的泥地里滚了几圈,甚至连发带都被风吹走而挂在树枝上,但是她之后有检查过自己的面上的禁制,并没有被破坏。

所以,石青君下意识就觉得丢了面纱也没关系,因为霜天之颜不可直视,只有被她认可的李知白和祝桐君能够见到她的真实样貌,其他人,诸如花月楼的姑娘们,所见到的也不过是她们各自心中的那个“石姐姐”。

至于徐长安,当然不认得她。

石青君是这样认为的,所以她完全没有避讳徐长安的意思……可问题是,她不知晓,甚至就连徐长安自己都不知晓,他那一双眼睛能够看穿的、能够看破的东西远比世人认知的要可怕的多。

许多功能,只是他没有去思考过也不知道如何去使用,区区破妄只是最简单的能力。

他的这双眼睛可是能够直视云浅的。

能够仔细观摩云姑娘的身子,就已经足以彰显其特殊。

“……味道还不错。”

完全不知晓自己已经暴露了的石青君默默的吃着果子。

她给徐长安的那块琉璃玉本来也不是什么标记,就是加速修行,然后隐藏一下他修行时候翻天的动静,所以石青君早早的就给忘了。

现在关于徐长安的神秘石青君暂且已经失去了探究的欲望,比起徐长安,空巢掌门更在意那位能够安静平视她的云姑娘。

而以后见云浅的样貌,当然就是用如今这副真实的面孔,因为和云浅外貌年龄相似。

将最后的果子吃下,石青君看了一眼高台的方向。

“养颜果……”

她知晓已经可以吃了,想要品尝其中的味道,但是急不来。

还得要从李知白那里得到才是。

——

宴厅前,徐长安轻轻握着腰间的琉璃玉,沉思了许久,也没有个答案。

稍稍有些不安。

自己不会给先生惹麻烦了吧。

李知白的朋友不多,而既然那位前辈能够来到花月楼,说明和祝平娘的关系也不错……若是因为一块玉佩就导致对方出了不愉快……

罢了。

他也是太看得起自己,本事没有多少,哪里能够影响到先生和小姐妹的感情。

放下玉佩,徐长安拿起了同样系在腰间的香囊,那里面装着他和云姑娘的绾发。

勾起嘴角。

所有的坏心情和忐忑都消失殆尽。

他推门走了进去。

“长安,你可算是回来了。”

一进门,传来的就是祝平娘那有些埋怨的声音:“妮子们去采花偷看阿青才不归位,你也消失了那么久,难不成是跟着一起去了?”

“我……”徐长安正要解释,就被李知白打断,李知白无奈的说道:“莫要理会桐君的胡闹,快入座吧。”

“哼。”祝平娘撇嘴,算是默认了。

“徐……呜……”陆姑娘本来心想公子总算回来了,她一直给徐长安留着位置,可她刚要站起身,话还没有来得及说,就被祝平娘捂住了嘴死死按在垫子上。

“阿白不许我说话,自然也没有你说话的份。”

“???”陆姑娘眼睁睁的看着徐长安自然而然的就走到了最边角,坐在了温梨的右手边。

“……”

陆姑娘挣扎着。

她可是吃了那么多的苦,特意给公子留了位置,怎么这就……这就……

但她哪里能够挣脱祝平娘的控制,于是眼神愈发的绝望。

入座后,李知白在最左侧,云浅其次,而徐长安一个人和温梨在最右面,这个距离隔的只怕云浅说话的声音小一些,徐长安都难听见。

说好的小夫妻呢?

不能就这样被隔开!

但是现在已经没有办法了,陆姑娘可以看见,落座之后徐长安还和身边的温梨随意的说了几句话。

这姐姐,我跟你,我跟你势不两……

就在她在心里狠狠编排祝平娘的时候,云浅忽然从位置上站了起来,朝着徐长安走了过去。

“小姐?”眼看着停在自己面前的云浅,坐在独立椅子上的徐长安眨了眨眼。

“给我让些地方。”云浅语气平静。

“嗯。”

紧接着,云浅就和徐长安紧紧贴在一起,不过椅子小,她坐着不太舒服,后来干脆就依着他,看起来好像是坐在了他的腿上,被他抱在怀里。

“困了?”徐长安问。

“有点。”云浅点点头,嗅着他身上的气息,面上起了红晕:“但是……不多。”

因为被夫君揽着腰,所以能够精神点。

“……”

场子忽然有些安静。

云浅这种走过去求抱的撒娇行为让所有人都愣住。

而更意外的是徐长安居然完全不在意她们这些长辈在场,不仅接受了云浅的撒娇,轻柔抱住云浅的同时,双手还合拢贴在云浅的小腹上,试图给体寒的姑娘带去一丝温暖。

李知白:“……”

她叹气。

是了。

长安是不会在意这些的,在他心里只要云浅高兴,便没有什么是值得害羞的事情。

加上在场的谁不知道他和云浅是对恩爱夫妻?

有什么需要避嫌?

“啧。”祝平娘松开了捂着陆姑娘嘴巴的手,啐了一声。

又秀恩爱,小夫妻就是腻歪人。

真是让人羡……讨厌。

温梨已经习以为常,尽管她惊诧云师妹居然真的跑到师弟腿上去坐,但是这个姑娘做出什么事情都正常。

“……”只有陆姑娘呆住了。

她抓了抓身下的垫子,呆呆的看着身旁本来属于云浅的、空荡荡的位置,眼眸紧缩。

如果是这样……

如果早知道公子坐在哪里,云姑娘就会去哪里……

她还至于这样勾心斗角,这样苦心算计!!!

有这样坑侍女的吗?

陆姑娘眼角微微抽动,想叹气,可看着远处腻在一起说着悄悄话的二人,心中甜蜜……半晌后只能作罢。

都怪她。

是她自作多情,便不能怪到人家的头上。

做了无用功,很可笑。

陆姑娘深吸一口气。

看来,她还是不怎么了解云浅的性格,她本来早就该想象到的,无论公子在什么位置,云浅都一定会跟着过去。

是她这个世俗的女人被规矩蒙蔽了双眼,才会认为云浅一定会在上位。

可在人家眼中,随心所致比什么规矩都重要。

‘我还不合格,还不够了解姑娘,只是这种自顾自的付出,吃了苦、却没有效果,现在的我……根本就不足以当云姑娘的侍女。’

还要修行。

陆姑娘咬紧牙关,内心坚定的同时却见到祝平娘缓缓站起身,在云浅本来的位置贴着李知白坐下。

“啧,云妹妹刚坐过的地儿捂得暖暖的。”祝平娘女赖子似的眯着眼睛,笑吟吟:“还不错。”

陆姑娘:“……”

拳头硬了。

书页/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