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年故事 036(1 / 1)

…此问题我跑在沙斗的喉咙里,但一一一他却丹法问出来,※

爱因斯坦的眼神让他把所有的话都吞了下去,说不出来。那不是看待朋友,兄弟的眼神,而是看待,敌人的眼神。

“有”

冷冷的一声哼,在夜色中回荡。爱因斯坦转身,快步从上坡处离去,消失了。

第一次……

良久之后,沙斗才发现,自己竟然第一次对着爱因斯坦摸着背后的巨剑。

刚才的那一瞬间自己想做什么?难不成,自己想要拔剑?!

沙斗呼出一口气。手指缓缓离开剑囊。他转过身。再次大口的呼吸。希望能够将自己内心的不平压下去。尽管这两天里他已经强行自己压抑太多,但看在昔日友谊的份上,他还是要自己压下去。

好久好久,沙斗的呼吸才终于恢复正常。他睁开眼,视线环绕。就在他不经意间望向刚才那个红发女孩离开的方向之时,一个少女的身影已经从拐角后面露出,一张布满泪痕的脸偷偷朝着这里的沙斗看了一眼。

“啊,你,!”

那头红发,那个年亿,,

沙斗不知怎么的,伸出手就要去招呼这个女孩。可也许是被吓到了吧,那个女孩害怕的看了沙斗一眼,随后迅速转身,逃了。

“你

看着否次消失的女孩背影,沙斗的思绪却是不由自主的回到过去。在那个黑暗的夜晚,那个仿佛重叠的背影,这一切的一切,

“赫佳…”

看着黑暗的街道,沙斗伸着手。喃喃的,叫出了这个名字”

一天,两天,三天,

被压得喘不过气来的日子就这样一天一天的过着。没有丝毫的停顿。

但在公馆内。所有的时间似乎都已经陷入死寂。

沙斗一反当初的闭门不出,现在每天都出去,在街道上闲晃,似乎在寻找着什么。他找的很殷切,自从看到那张泪眼婆娑的脸之后,他发现自己满脑子都是那个红发女孩的身影。

“她在向我求救

漫步在毫无目标的街道上,沙斗的眼神几乎有些干涸。

“那一晚,她一定也是向这样向我求救希望我去找到她保护她

找了一天又一天,全都没有找到。每天回到公馆,沙斗就会像个木头人一样进入自己的房间,除了送食物的佣人之外,他就只是睡觉,睡醒了就再次出去。

爱因斯坦?

对于这个人,他已经好几天没有和他说话了。

自己已经甘心为他的前程让路了,已经决定为了他而退隐了。那么,结果呢?自己一直以来都当成兄弟的那个人,究竟是怎么回报自己的?

赫佳特,自己的妹妹”这不正常”这里面一定隐瞒了什么,,他一定向我隐瞒了什么”,一定!

“我要……找到心…”

走在街上,沙斗的视线不停扫过每一条街道,每一个人的脸庞。

“这次,,我一定要找到她,,保护她,”

“我不能让同样的错误再次发生,”

“我一定要好好的保护她,保护她的一生,给她”

“永远的幸披…”

轰隆!

压抑了太久的天空,在这个伸手不见五指的夜晚,竟然发出颤抖。

被云层掩埋的白色城堡在今天仿佛被涂成了黑色。

潮热的空气被一股湿冷所取代。周围的行人纷纷躲避这即将而来的大雨。

而沙斗,则是静静的站在这被黑暗所吞噬的天空之下,默默的承受那从天而降的细雨,

啪啮,

啪嗒,,

,嗯?!”

突然!一个让他万分熟悉的身影从灰黑的雨幕那边钻过,径直进入一旁一条人烟稀少的小巷!沙斗原本呆滞的神情立玄为之一震!那一玄,他什乒也不顾了,立刻冒着倾盆而下的大雨冲入那条小巷,发疯一般的寻找起来。

“山姐?您在哪里?小姐!我不是坏人,我是死勉国第一骑士团团长沙斗网达鲁夫小姐?您在这里吗?小姐!”

沙斗在这条错综复杂的小巷中穿梭,同时大声的喊叫。他寻找着。拼命的寻找着。也就是在这时。他拐过一个拐角,看到了一

黑暗中,一个红发的少女正被另一个高大的影子抱在怀里,鼻吻着。但这个女孩不断挣扎。甩开那个影子的强吻。准备大叫之时,

一个什么东西,插入了她的心脏。

雨,下着。

沙斗的瞳孔放大,站在雨中,看着这一切。

那一刻,时间仿佛进入了慢镜头。他眼睁睁的看着那个女孩的身体缓缓倒下,一些暗红色的液体从她的胸口喷出,将这个世界染成殷红,,

啪嗒,”

少女的身体,无力的躺在黑…二面!个影子很明显的慌了一下,但很快,他小摸出一个什么东西,放在少女的手掌中握好,转身就走。

这一玄,沙牛终于醒了。

刚才所发生的一切,都让他的记忆回到了那最为绝望的一晚!

再一次,

他再一次的没有能够保护住她,,

再一次的,,他让自己的誓言落空!

为什么,

为什么,,?

为什么?!

这到底是为什么!!!

“杀人凶手一!!!”

巨剑神罚,在刹那间就已经拔出剑囊。沙斗一发力,人已经如同闪电般窜了过去!但没想到的是,他快,那个影子更快!等到他冲到少女身旁时,那个影子早已经不知跑到哪里去了。这让沙斗的牙齿狠狠咬紧,想要去追,却在第一时间停住脚步。

那个女孩!

救人要紧,沙斗把剑往旁边的地上一插,立刻弯腰去检查那个红发少女的伤势。

伤……很重。

到底要有多么的残忍,才能把刀子如此果断的插进这样柔弱少女的心脏?!

在暴雨的欺凌下,这个女孩的身子快速变冷,她的嘴唇发白。视线涣散。再一搭脉插,,

她死了。

悲愤的心情丸盖着沙斗的心胸。曾几何时,他以为自己再也不会有这样的心情!

他仰着头,牙齿紧咬,甚至把血都咬出。但这却丝毫无法减轻他心中的悲痛!

是谁,?

到底是谁?!

究竟是谁,要一次又一次的在他的眼前杀掉赫佳特?究竟是谁,要如此的残忍?!

无力感,如同这黑色的雨幕一般,包围着他。

他低下头,将怀中那个已经冷却的少女尸体紧紧的搂在怀里,亲吻着她的额头。

他在自责,,也在悲痛。

这一刻,他抱在怀里的不再是什么不认识的少女,而是自己的妹妹……

自己的亲妹妹,在这个世界上,曾经,也是最后的

亲人。

只这是什么,,?”

痛苦之中,沙斗想起了那个人影扔下的东西。他立刻抬起少女的手臂,扳开。而在那其中,一个万分熟悉的东西,出现在他的眼前。

这是我的,,吊饰?!沙斗条件反射式的摸向自己怀里,他惊讶的发现,不知什么时候,自己的吊饰竟然已经不见了?!他立刻取出少女手中的吊饰,打开

赫佳特那微微笑着的照片,跃然入目。

“沙斗?你在干什么?!”

冰冷的暴雨之下。沙斗猛地回头。只见爱因斯坦穿着雨衣,带着一大群雄鹿警备队的人不知什么时候来到他身后。而那些人的每一双眼睛,都看着他那把巨剑,看着他手中的吊饰,以及”

少女那苍白的手指,依旧勾着的吊饰尾端”

沙斗爱因斯坦的目光,冰冷。

那一刻,沙斗似乎明白了什么。

他终于明白了一切”明白了这所有的布局。

也明白了自己的遭遇,更明白了造成这一切的幕后黑手!

呵呵,”有趣,”

这真的非常有趣,不是吗?

为了权力,,为了利益”

就为了一个区区的骑士团团长的头衔”!

默罕默德爱因斯坦”

不仅残忍,陷害我……

甚至连你深爱的女入”我的妹妹”

也能够杀吗?!

“快!快将她送去医院!”

周围的警备队人员都清楚沙斗和爱因斯坦的实力,他们不敢乱说什么,只能试探性的上前。等看到沙斗没有任何阻止的意思之后,这些士兵才七手八脚的将那名已经变成尸体的红发少女抬起,慌手慌脚的送去医院。

而在这整个过程之内,沙斗和爱因斯坦都只是在那里互相望着。任凭雨水,降落在他们两人的头顶。

沙斗的手,抓住神罚,握紧。

而爱因斯坦雨衣下的双手,也慢慢握紧了双枪。

这一晚,黑暗无比的沉重。

而那暴雨,却是下着”下着”

仿佛永远都不会停息一般,下着,”

第二天,当沙斗前往医院,却看到那名连名字都不知道的红发女孩的尸体停在停尸间,身上盖着一块最为纯洁的白布之时

只默罕默德爱因斯坦!!!”

手持巨剑神罚的精意级剑战士,直接冲进皇宫,面对正在和雄鹿王者议事的爱因斯坦,挥舞起了”

那撕破友谊的一剑。菇二栅集螓糊烈娜潞陆姗刘

书页/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