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73、性福女人(1 / 1)

1273、性福女人

秦风阴森着一张脸,满不在乎地说道;“还能怎么办,别人都找上门来了,我没有退路,自然是接招了。你大可不必担心,比这阴险凶狠的威胁我见的多了,不照样安然无事吗?日本人多次对我实施报复,哪一次讨到便宜了?都是来一个杀一个,来两个杀一双,我不介意多几个冤死鬼。”

“说的好吓人啊,这又不是你死我活的阶级斗争,至于以命相搏吗。秦风,你答应我,不要让我整天为你提心吊胆的,我只想跟你过平平淡淡的日子,不想打打杀杀的,有这个必要吗?”余昔抱着秦风说道,身体在颤抖,当自己的爱人遇到危险时,她本能地感到恐慌,谁愿意整天活在恐惧之中呢。

秦风拍了拍余昔的肩膀,在她额头上亲了两下,淡淡地笑道:“没事的,不用担惊受怕。不要忘了,银城是我的地盘,咱才是地头蛇,就算他们是强龙,到了银城也得看我的脸色行事。送一颗子弹来威胁我,这种小孩子的把戏,真以为我会吓破胆,他们也太小看我了。”

“不要低估任何对手,也许最不起眼的人,往往能给你最致命的打击。你艺高人胆大,明的对付不了你,但是暗中下手防不胜防。明枪易躲暗箭难防啊,你还是小心点,以后出入不要总是独来独往的,带个秘书什么的,总有个帮手。”余昔摸着秦风的胸膛说道。

秦风道:“我不喜欢带人,再说现在也没秘书可带,钟文在旅游局干得正起劲呢。带着别人,我怕到时候反而成了拖累,真遇到危险帮不上忙还让我分心。”

“你呀,就是这么托大,真是拿你没办法。快去洗澡吧,洗完澡我们早点休息,你明天不是还要跟顽固分子做斗争吗,今天需要保存好体力,养精蓄锐。”余昔帮秦风解开衬衣的纽扣,微微脸红着说道。

秦风看着面红耳赤的余昔,自然知道她心里想什么,捏了捏她的小脸蛋,坏笑道:“只是睡觉休息吗?漫漫长夜,难道咱们就不干点别的有趣的事儿,你真的睡得着?”

“去你的,坏蛋,快去洗澡,少啰嗦,我在床上等你。”余昔红着脸站起身,打了秦风一下,自己快步跑进了卧室里,拉开被子躺在床上,心脏小鹿一般砰砰乱跳。这个坏人,真是自己命中注定的小冤家,一句话,一个眼神就让自己方寸大乱,溃不成军。

秦风进卫生间里洗了澡,余昔已经为她准备了干净的内衣,以及明天的一套换洗衣服。这些都是余昔自己亲自去挑选的,十分合身,价格也很昂贵,但是看起来并不奢侈,很符合秦风目前的身份。

洗完澡,换上干净的内衣,秦风进入卧室。卧室只开了床头灯,粉红色的灯光让房间里很温馨,又有一种说不出的情调。余昔背靠在床头,眼神迷蒙地看着走进来的秦风,略显羞涩与不安,但眼神里却闪烁着一抹期待。

秦风爬上去,在余昔身边躺下,长出一口气,说道:“哎,睡觉前洗个热水澡真是舒服。今晚终于可以早早休息了,这阵子都没睡个好觉,严重缺觉,我们早点睡吧。”

余昔看着躺下来就没有行动意思的秦风,心里又急又气,犹豫了一下问道:“你这……这就睡了吗?还……不多十点呢。”

“你不是说今晚早点睡,养精蓄锐嘛,不睡觉还能干啥。”秦风揣着明白装糊涂,故意吊余昔的胃口,跟她逗乐子。

余昔失望透顶,所有的心理期待一瞬间化为泡影,都有些恼羞成怒了,躺下来闭上眼睛,恼怒地说道:“那好,睡吧,睡死算了。”

秦风翻过身抱住余昔,笑嘻嘻地说道:“怎么了,生气啦?你是不是想要啊,想要你就直说嘛,我又不会不给你,你不说我怎么知道你想要呢。要不我们玩点刺激的,睡前来一发?”

“滚!讨厌死了,不想理你。”余昔没好气地翻了个白眼,气得恨不得把秦风踹下去,恼羞成怒道:“滚到一边去,少碰我,以后都不许碰我一根手指头,敢碰我砍掉你的咸猪手。”

秦风哑然失笑,原本只是想逗逗余昔的,没想到还真把她惹火了,这回玩过头了。不过秦风心里本身是有些怕,也有那么一丝不情愿,近期身子有被掏空的危险,还是节制一点比较好,所以兴致也不是那么高涨。

“真的不让我碰你了?你要是不乐意,那我也不勉强你了。最近太累了,感觉有点虚,今晚养精蓄锐,明早再说吧。我现在什么都不想,就想踏踏实实抱着你睡到天亮。”秦风重新躺好,闭上眼睛,刚才那点蠢蠢欲动,此刻又渐渐消失了。

刚闭上眼,余昔突然翻身抱住秦风,一只手摸索下去,咬着牙说道:“你个混蛋,你以为我会放过你吗?你太天真了,老娘可不会让你这块唐僧肉旁落,我要把你榨干了,让你出门腿都发软。”

“啊,要不要这么狠,我是不是该喊救命了。”秦风被余昔逗乐了,稍微矜持了一下,就不再装了,真是太可爱了。

余昔懒得废话,一张火热的嘴唇压了下去,印在了秦风的嘴巴上,然后一条丁香鱼滑入秦风的口中。两只鱼儿在口腔中亲热交流。

……

第二天早晨,秦风睁开眼时,已经是早晨七点钟了,感觉精力充沛,生龙活虎,肚子饿得咕咕叫。昨晚消耗了太多能量,这个人都被掏空了,今天起来虽然精神很好,但是肚子里的食物被消耗殆尽了。

起床,进卫生间洗漱,洗完脸刮了胡子,秦风打开冰箱看了看,里面有西红柿鸡蛋,还有肉和一些蔬菜,拿了一些进入厨房,淘米煮稀饭,然后炒了一个西红柿炒蛋,一个榨菜肉丝,等到这些菜炒好,稀饭也熬得差不多了。

把稀饭和炒的菜端到餐桌上,秦风进卧室把还在沉睡的余昔叫醒,自己先坐在餐桌上狼吞虎咽地吃起来了。实在是太饿了,一锅粥秦风喝了大半锅,菜也吃得只剩下一小半。这些都是留给余昔的。

余昔洗漱完看着狼吞虎咽的秦风,突然有点心疼起这个男人来,感觉脸开始发烫,昨晚自己需求是不是太猛烈了,床单都打湿了,把秦风消耗成这样,真是罪过啊。

“快坐下来吃啊,吃完上班去呢,看我干啥?”秦风从饭碗里抬起头,看了余昔一眼,看到她满脸的酡红,心里微微一动。

余昔在秦风对面坐下来,拿起碗筷,尝了一口粥,点点头说道:“嗯,真香,真要能嫁给你,我就是世界上最幸福的女人。”

“你已经是世界上最性福的女人了。”秦风一脸坏笑,大言不惭地说道。

加作者公众号:tmaq2016

书页/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