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26章 我的世界【大结局】(1 / 1)

张三和老陈头昏过去的那一刻,他们并没有看错。

酆都城主跪下了!

爆发气势让整个酆都城都跪下的那个无敌一般的酆都城主,此刻只是在梁度一个眼神威压下,跪下了。

此刻,酆都城主脑海一片空白。

这怎么可能?

远古时代以后,他已经很久很久没有体会到这种无力挫败的感觉了。

摇人!

此刻,作为酆都城主,他在第一时间就做出了最应该做的决定,什么面子里子,此刻统统不重要。

活着,那才是唯一。

想到这,酆都城主没有任何犹豫,直接在跪下的一瞬间,一道光从天而降。

而后,整个酆都城为之一亮,绚烂之间,却是光速永恒,跑向四面八方!

梁度见到这情况,微微一愣,而后就意识到这是怎么一回事,既然如此,他当然不会阻止酆都城主。

酆都城主会来几个帮手,他都无所谓。

他在意的只有真相。

本来他还想慢慢拷问酆都城主,看能不能从他嘴里拷问出一些真相。

但是现在,一切都没有必要。

毕竟,猎物自己已经送上门,只需要等待即可。

在摇人之后,酆都城主已经做好准备,想要抗住压力,等待自己的援军到来。

可是,风平浪静。

他预想中的情况并没有发生。

眼前这个疑似不是地府中的年轻人,此刻竟然满是喜色,好像对自己摇人的表现十分满意。

这怎么可能?

他难道不害怕自己摇人之后,他陷入孤军奋战的被动情况之中?

此刻,酆都城主的心忽上忽下。

有所顾忌才是正常表现,此刻梁度的异常表现,让酆都城主心里七上八下。

难道,自己还是低估了这个年轻人?

他难道比自己之前预想糟糕情况还要强?

可是,这根本就是不可能的事。

远古时代之后,他们已经算是地府的战力天花板。

十大城主齐聚,他怎么可能撑得下去?

要知道,他门十个聚齐以后,可不是1+1那么简单。

可能,这个年轻人还没有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性,不过这样一来,自己也不用担心太多,安静等到援手即可。

他不担心其他九城城主不来支援。

因为地府世界,现在他门十个可谓是刚好保持平衡。

如若他牺牲,这个地府现状,谁也不知道会如何发展。

所以,从远古以来,他们可以互相争斗,但绝对不会坐视他们任何一方灭亡。

此刻,楚江城,秦广城,五官城,宋帝城,枉死城,轮转城,阎罗城,卞城,秦山城。

在酆都城主发出信号的一瞬间,他们不管在做什么,此刻都站起来,一脸迷茫。

怎么回事?

酆都老诡这是搞什么名堂?

他竟然在求救!

而且还是向他们所有人求救。

这个信号,让九大城主心中一惊。

不管如何,这都说明了一件事,那就是酆都城主这老家伙,真的遇到了麻烦。

所有,九大城主没有耽搁,直接消失,往酆都城而去。

只留下各自服侍他们的诡怪,面面相觑。

发生什么事了?

为何城主直接消失了?

九大城主可没有心思顾忌自己手下,他们现在也是心急如焚。

毕竟,能让酆都城主这个老诡都不要面子也要求救的事情,绝对不是那么容易可以解决的。

这绝对是生死危机。

想到这,九大城主虽然没有相互照面,可是他们不约而同都以最快的速度,驰援酆都城主。

而酆都城内。

酆都城主依旧跪在地上,不能动弹。

不过他看着旁边没有任何动作的梁度,还是忍不住松了一口气。

现在,他是在跟时间赛跑。

因为,只要等到九大城主驰援而来,他绝对可以脱离仙境。

时间慢慢过去,终于——

“酆都老诡!”

人未至,声音先传了出来。

酆都城主心中一喜,接着就是一紧。

不好,这声叫喊不会刺激这外来人吧?

酆都城主心惊胆战之下,看向梁度,却有些懵逼。

因为梁度的姿势变都没变,嘴角反而微微上翘。

嗯?

一时之间,酆都城主满是诧异。

这小子,莫不是傻了?

自己的援军已到,他不抓紧时间弥补自己的失误,还这么不在意是为何故?

等等.......

难道.......

此刻,酆都城主心里陡然一惊。

难道这一切都在这外来年轻人算计之内?

一时之间,酆都城主心乱如麻。

因为他好像猜出了真相,而这个真相却让他全身发冷。

这外来人之前看到自己发出信号没有任何反应,等的就是其他九城城主自投罗网。

想到这,他不禁头皮发麻,可是就算他醒悟过来也已经迟了。

因为就在此时,九个身影已经出现,把梁度和他围在了中举。

可是,已经发觉真相的酆都城主却觉得,现在不是九个人包围了外来人。

而是,外来人包围了所有人。

“酆都老诡,你到底搞什么名堂?”

此刻,秦广城主出声。

毕竟他资格最为古老,在远古时代,他是十大城主地位最高之人。

看着酆都城主跪在梁度面前,秦广城主感觉面子有些挂不住。

毕竟他们是个并列齐名,酆都城主跪在地上,那是打他们的脸,让他们所有城主都没有面子。

可是,酆都城主没有说话。

在九大城主驰援之后,他就已经完全被梁度禁锢,哪里有能力发声?

可是他的眼神却是惊慌失措。

逃!

快逃!

已经察觉出梁度心思的酆都城主,现在反而觉得只有九大城主逃了,它才有生的希望。

这样他活着,才可以继续勾引这九大城主出现,他才有利用价值。

九大城主不晓得城主心中所想,看到他没说话,便把注意力放在梁度身上。

这人除了一副皮囊之外,平平无奇。

可越是这样,他们心中的警惕就越发浓郁。

毕竟,酆都城主就跪在眼前,要是没有真本事,他又怎么可能做到?

所以,看着毫无反应的梁度,九大城主看似不为所动,心里却已经小心翼翼。

虽然十大城主之间平时关系不太好,可是都知晓各自的本事,又怎么可能不把梁度放在眼里?

可惜,他们的试探,梁度并没有回应。

都来齐了,看来没必要等了。

想到这,梁度气势一变。

瞬时间,九大城主齐齐色变,而后有些慌乱。

逃!

此刻他们作为顶尖高手,心里自然已经有了感应。

他们感觉自己是一只兔子,已经被苍鹰看中,接下来就是灭亡。

想到这,九大城主也明白了刚才酆都城主的眼神是怎么一回事。

必须逃!

不然恐怕等待他们的就是灭顶之灾。

可是,梁度怎么可能给他们逃走的机会。

其实,十大城主包括酆都城主他们的实力并不弱。

他们比之真人境界的老神棍他们,强了不只一点半点。

他们像是高了一两个境界。

可是,纵使在梁度升级修为之前,他们也堪堪和梁度差不多水平。

所以,在梁度接连升级四大境界以后,七层金刚不坏神功,七重不动如山魔猿观想法。

十大城主,不过蝼蚁一般。

他们没有任何本钱和梁度争锋。

一时之间,九大城主准备逃离之时!

噗通!

噗通!!

噗通!!!

接连九声,九大城主已经跪了下来。

他们神色惊恐,一如之前的酆都城主。

完了!

梁度这时候对现在这个状况却十分满意。

接下来,就是他探知这个世界真相的时候了。

紧接着,酆都城主突然发现他有了说话的能力。

而就在此时,梁度开口。

“好了,你还有其他手段没有,没有的话,那么就好好听我的问题。”

酆都城主脸上一片惨淡。

这个恶魔。

而留给他的选择,根本就没有。

看到酆都城主这个反应,梁度也不以为意,直接开口问道:

“这里到底是什么世界,所谓的远古、近古又是怎么一回事?”

听到这,酆都城主越发无奈,果然这个人不是地府土著诡物。

其他城主也睁大了眼睛。

他们当然明白这句话的含量,这竟然是外来人。

谷/span想到地府流传的那句话,他们越发无奈。

看来,他们必须他要殊死一搏了。

此刻十大城主包括酆都城主都有了决定,根本不需要多说什么,就达成了一致。

既然是外来人,那么纵使失去现在的位置,他们也必须做出决策。

毕竟,地府是他们的。

他们不允许外来人重新驾临这片世界。

地府,永远不能成为远古时代的附庸。

酆都城主这时候开口说道:“你想知道这些,那么我一个人是说不清楚的。

因为,这个划分,是因为我们十个人而我们掌握的情况,各自独享。”

听到这里,梁度眯了眯眼睛。

看来,这十大城主还有自己的打算。

可是,艺高人胆大,梁度又岂会在意这些?

所以瞬时间,梁度就放开了九大城主的禁制。

而就在十大城主都恢复自由的一刻,瞬时间他们就有了动作。

只见十人瞬时间聚集在一起,梁度看着眼前情况,当然知道事情有了变故。

可是梁度却依然没有阻止。

在观想法之下,这样的情况,对他更为有利。

既然如此,梁度他又何必去阻止这十大城主?

而十大城主看到如此轻而易举就合在一处也不浪费时间。

“合体!”

只见一团巨大的光团出现在这个世界,整个世界都为之一静,好像时间已然静止。

梁度却目不转睛,看着光团,而后有些明白刚才十大城主合体之时,为何有些挣扎。

原来,他们都只是分身。

亦或者说,他们只是一个强大存在的分体。

紧接着,等到光团消失,一个人影出现。

“为何重新唤醒我?时间并未到来!”

人影出现的一刹那,他就像是明白了眼前情况。

他有些黯然。

“难道,计划依旧失败了吗?”

来人此刻睁开双眼,看着梁度,他们竟有些相像。

不是相貌相似,而是气质!

这时候,他看着梁度竟然开口,语气中不免有些遗憾。

“夫子!你还是来了,看来是你赢了!”

夫子!?

看到这合体之后的男人对自己的称呼,梁度有些傻眼。

他怎么可能是夫子?

可是,看着对面男人的眼神,又不像说谎。

难道自己和夫子很像?

梁度的疑惑,自然被对方看在眼里。

“怎么,你赢了就可以如此轻视我吗?”

他把梁度的疑惑,看成了对自己的不屑一顾。

因为他的情绪波动,整个地府都好像活了过来,天崩地裂。

梁度这时候却不想在稀里糊涂下去。

“你是谁?我不是夫子!你说的是大夏踏天楼的夫子吗?”

“嗯!?”

听到梁度否认自己是夫子,对面男人不由惊疑不定。

而后等他仔细观察梁度,而后像是发现了什么,不由满是愕然。

“怎么会如此?”

此刻,男子神神叨叨,一脸不可置信的模样。

“怎么可能?你怎么舍得?”

连续几句话,可以看出男子心中的不可置信。

梁度这时候也没有出手,看得出来,对面男子也在整理自己的思绪。

这时候动手,可不是什么好机会,不如等到对方冷静下来,那样才可以得到最准确的信息。

过了一回儿,对面男子像是消化了一切,终于冷静下来。

他看到梁度之后,而后开口。

“我输了,夫子你赢了!”

“我不是夫子......”

梁度还待解释,可是对面男子根本不给他解释的机会,竟然直接冲撞而来!

此刻,对方的威势,犹如彗星撞地球!

梁度当然不可能坐以待毙,瞬时间抵挡着男子的攻击。

可是接下来的情况却出乎了梁度的意料。

因为没有想象中的彗星撞地球,那男子竟然熔化,瞬间进入梁度体内。

怎么回事?

可是,没等梁度想清楚,他就感觉一阵天旋地转,而后直接倒地。

整个地府世界,竟然瞬间萎缩,而后也消失在梁度体内。

大夏。

京都。

踏天楼。

此刻梁度出现,而后睁眼。

一瞬之间,犹如亘古洪荒!

梁度这时候轻轻叹了一口气。

原来如此!

时间拉到很久很久以前。

亘古时代。

这个世界,阴阳两立,相辅相成。

这是一个轮回的世界。

人世为阳,地府为阴。

只不过,地府为附庸,阳世为主。

接通阴阳两界黄泉,是来往阴阳两界通道。

但是,地府接收阳世灵魂,有穷凶极恶者,不得以渡过黄泉,沉底于黄泉。

阳世不纳,最后只能滞留于阴间。

成年累月之后,地府恶诡越来越多。

终有一天,地府爆发暴乱,地府骚乱。

可是,在地府镇压恶诡之时,眼看着暴乱失败,恶诡无法达到重回阳世间的目的。

在此绝望之下,他们以己身,献祭黄泉,以致地府崩乱,蛊惑人心。

地府不再平静,恶念横跨地府,诡气渗透阳间,以致阴阳两界平衡打破。

天地大乱!

最恐怖的是地府阎王也被恶念影响,不甘愿地府为阳间附庸,以此和阳世人皇起了冲突。

本就阴阳崩坏的世界,随着阎王和人皇出手交战,天地秩序彻底崩塌。

而后,阴阳两界唯一儒家圣人,看到了悲惨结局,为天下苍生所念,插手地府阳间战争。

可是,到了此时,天地早已崩塌。

被恶念所缠地府阎王不为所动,人皇却看到万千子民死于此次暴乱之下,人皇之心崩溃。

在此道心崩溃之时,人皇自感罪孽深重,不配为人皇,比恶诡都不如。

于是,人皇兵解,自动投入黄泉。

可是,人皇代表阳间气运,崩卒于黄泉,阴阳平衡彻底崩溃,黄泉牵动时间长河,以至于阴阳两界,彻底失去平衡,陷入湮灭之中。

看到这个情况,阴间地府自然也在崩溃,阴阳两界相互吞噬,此刻因为牵连地府气运的阎王,在地府崩溃之时,终于压下恶念,清醒过来。

而夫子在情急之下,想出了唯一平衡阴阳两界的暂时办法。

阎王兵解,镇压地府,归于黄泉之下,暂缓湮灭。

阎王开始并不同意,因为他不确定兵解之后,地府会如何?

直到夫子陪同阎王一起分裂,等到阴阳平衡之时,两人苏醒之后,再做一场。

为了取得阎王信任,夫子率先兵解,留下分身,扶持阳世间运转。

阎王眼见如此,自然不可能看着地府和阳间同时湮灭,便投入黄泉兵解。

以此,才有了之前的酆都十城,这都是兵解之后阎王的分身。

等到夫子去地府,他们才会重聚阎王之躯,再次争夺世界权柄?

可惜,夫子早就有了必胜手段。

他在人皇湮灭之时,以自己为祭品,在地府阎王兵解之身时,阴阳归一。

而这手段的结果,表示梁度的黄泉摆渡。

只不过,纵使有夫子献祭,依然需要无穷世界成型,直到梁度穿越而来,雀占鸠巢。

直接获得了这唯一平衡阴阳两界的神器。

而在这段时间,阴阳世界为了平衡,地府镇压于黄泉之下,阴阳二气却同时存在于阳世间。

恶诡之念并没有随着阎王兵解就彻底消失,而是和阴气所成,成了阴司由来。

而夫子留下的分身,也是为此做准备。

它更像是一段程序,阻止阴司这个病毒,防止阴阳两界平衡被打破。

可惜,终究阴阳两界已经崩溃一次,所以这才有了夹缝其中的秘地,这就是阴阳两界崩溃前的碎片。

梁度是夫子献祭己身最后的集大成者,所以阎王看到梁度以后,就知道自己输得彻彻底底。

阴阳两界已然以他的黄泉之身联通在一起。

所以,这次赌局以阎王失败而告终,无论他愿不愿意,他已经没有了翻盘的资本。

只能说,夫子,算计了一切。

此刻,明白了整个因果的梁度,睁开眼睛,他已经知道这时候他要做什么。

只见,梁度睁眼,手一招。

北海极地,阴司所在。

十万妖山,乌烟瘴气。

此刻,两个地方所有妖怪诡异,通通消失,沉入无边地狱。

尘归尘,土归土。

既然成阴司一员,自然归入地府。

大夏世界,突然一条黄河奔流,而后消失不见。

“地府归位黄泉落!”

“轮回成!”

瞬时间,所有大夏世界百姓,无论是大夏,还是其他小国,所有人心有所感,看向天边。

这个世界好像不一样了。

在他们看不到的地方,不管游魂恶诡,此刻顺着黄泉,遁入地府。

天地一统,阴阳平衡。

梁度微微一笑。

这是我的世界!

书页/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