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19章 龙战于野(1 / 1)

第419章龙战于野

舞动的龙卷从上朝下压缩。

恐怖的灼热气浪像是坍塌的银河般朝着左右两层四溢,耀眼光亮将即使远在几十公里外的东京照亮得也如同白昼般璀璨明亮。天空的乌云更是如同溃散的败军,被瞬间蒸发,巨大的蘑菇云带着令人唇齿无言的震撼和惊悚,

这要被炸裂在地面之上,整个富士山,不!

应该说整个多摩川山区恐怕都会在这个言灵顷刻下被炸平,之后引发的一系列连锁反应更是将日本置身于水深火热之中。

地面上正在前行的昂热带着惊讶的源稚生躲在一块被剧烈侵蚀的山岩石后面,此刻的它残破如同罗布泊雅丹地貌,这在刚刚十秒之前原本还是一块巨大的逼近十米厚的岩石。

但是在十秒之后,这块巨石已经只剩下了薄薄不到两米的一层,剧烈的高温在地面升起水纹般的涟漪。

昂热顶着狂热的温度注视着头顶上空炸裂的火红赤云,陨石般的火球朝着带下坠落,整个红井所在的区域已经彻底看不到了之前的半点原状,唯有的生灵恐怕也只剩下了他们两个。

如此威力的龙王级别言灵的释放彻底打破了昂热近百年来对龙族的认知上限,这股威力恐怕丝毫不亚于一个核弹在东京上空爆炸。

震惊于此的不光是混血种百年校长的昂热,就连研究一辈子龙族,沉浸复活龙族计划的赫尔佐格博士也深深的被眼前的这场言灵爆炸给深深的震撼到了。

随即出现在他脸上的便是无限的狂热和喜悦。

力量!

这是力量!!

这就是龙王的统治世界的应该具备力量!!

他撑起自己残破凋零的身躯,丝毫不在意自己身上的伤势,轻轻挥舞着身后被血水浸满的龙翼,身上那白色没有丝毫光泽的龙鳞就像是贝壳般纷纷从他身上坠落而下。

在掌控整个青铜与火王座的傅念,不加遮掩的力量摧毁之下,即使刀剑都难以刺破的龙鳞都无济于事!

新的龙鳞在破损的龙鳞之中升起,赫尔佐格回想着刚刚的一瞬间,

君焰随着白王的极致速度在领域边缘爆炸。

在他的感知之中,这股力量和天空之中坠落的巨棒一样让他难受。他很难想象处在爆炸中心的力量将会达到何种恐怖的境地。

更加重要的是,在他对龙族历史的了解之中,青铜与火之王的最强言灵根本就不是君焰。

而是,青铜与火之王在混血种的记载之中,他的灭世级言灵应该是,

烛龙!

也就是说,他还能爆发出比这股力量还要令人震撼的言灵……

赫尔佐格的念头刚刚触及于此的同时,他的视线骤然就转向了爆炸中心的某个位置。

在那个方向,他忽然又察觉到了更加恐怖的火元素在其中酝酿,这股凝聚的速度!

赫尔佐格瞬间就清楚要发生什么事情了!

对方一定是察觉到了自己并未受到多么严重的伤害,于是想用更加恐怖的言灵来毁灭自己。

可比君焰还要恐怖的火属性言灵!!

真TM是一个疯子!

他难道要将整个日本沉入海底吗!

赫尔佐格眼神之中逐渐变得疯狂,

一个同样强劲的火焰漩涡在他周围成型,空气中被傅念吸引的火元素分成两半,朝着周围的两个尊贵的身影汇聚而来。

远处,正站在源氏重工上方的夏弥眉头忽然一皱,盯着自己周围,甚至整个东京都正在飞速流逝的火元素,她将自己的目光落在了富士山所在的山区之中,放在了那正在疯狂汇聚的言灵之力上。

此刻的天空比太阳还要让人灼目,巨大的火色云连城一片,好似一条燃烧的岩浆河流正挂在天空。

同为大地与山王座的双生子,夏弥能够清楚知道傅念正在做什么的,

但这个动作却让夏弥多少有点疑惑,烛龙的威力和君焰可完全不属于同一个层次的范围,如果说龙躯状态下的君焰能够摧毁一座山脉,那龙躯状态下的烛龙必会将整个日本化为灰烬。

这已经完全不属于同一个量级存在的言灵了,作为龙王独有的专属性言灵,烛龙在量变层次之中经历了无数个质变的过程,这个过程带给日本的将会是史无前例的毁灭性灾难。

但现在的情况不仅仅于此,更加严重的事情正在发生。

夏弥目光看向傅念对面另一个正在快速汇聚的漩涡,周围扩散而去的火属性同样有一半就是被新生的白王吸纳而去。

身为尊贵的白色皇帝,她是黑王尼德霍格制造出的仅次于自己的强大龙类,她被描述为黑王最伟大的创造,唯一能挑战黑王的存在,地位高于其余四个王座上的双生子。

虽然现在继承的赫尔佐格和真正当初叛乱时候的白色皇帝依旧存在一定的差距,但是随着时间的拉长,留存在她体内的血脉之力彻底契合,赫尔佐格不可避免的将会成为真正的白王。

他同样拥有对四大元素的掌握的能力,更是拥有对精神的绝对控制。

如果仅仅是大地与山之王的傅念,夏弥是绝对不会如此光明正大的和对方硬碰硬的,但是现在的大地与山之王,不仅仅只是大地与山之王。

集青铜与火之王诺顿和康斯坦丁之力,现在的傅念掌握地与火两大元素。存在于地表的战争之中,将没有人会是此刻傅念的威胁!

但是这不是最重要的,

因为在王与王之间的战斗从来都不是用言灵来战斗的,言灵本就是他们这些龙王制造出来方便统治世界的工具,

在真正的王与王的战斗之间,只有最野蛮,最残忍的厮杀。

在龙族强大的生命力和恢复力面前,言灵造成的伤害,还不如他们恢复的速度快。

夏弥知道傅念是清楚这个道理的,

但傅念依旧向赫尔佐格动用了言灵。

为什么?

夏弥只想到一种也只可能一种答案。

夏弥的嘴角忽然开始忍不住上扬,俏皮的眼神之中逐渐被一股戏谑替代。

傅念深谙龙族之战的精髓,那是因为他已经在王座上已经坐了千万年的时光,是整个龙族目前最为老牌资历深厚的龙王之一,

但是这白王可是新生的啊,

只有几十分钟龙龄的赫尔佐格又怎么能知道龙王之间的隐秘呢?

……

……

赫尔佐格盯着周身也就越多的赤红元素,他的眼神一时间充满了凝重。

他施展的同样是烛龙,学着对面的巨龙亦步亦趋,

但是他却有点顾及,刚刚君焰的威力让他兴奋,但同样带给他的也是触目惊心的破坏力。

烛龙的威力固然是要比君焰威力上要强大很多的,这是他目前就能够感受得到的存在。

如果这两个灭世级的言灵在日本上空碰撞,赫尔佐格是丝毫不用夸张去想象日本大陆的后果的。

日本是他起源的地方,虽然王座的诱惑能让他抛弃所有义无反顾,但是现在在他的视野之中,日本已经是他的领地范围了,让他失去他的领地这是一种很难接受的事情。

但是箭在弦上已经不得不发。

正在犹豫着什么的赫尔佐格眼神忽然一顿,

他发现流向自己的火元素忽然变得越来越多了,

原本和自己进行拉扯的力量似乎在一瞬间就消失的没有踪迹。

一向警惕的赫尔佐格似乎抓住了点什么,但这个猜测却让他一时间有点不知其意,只是错失时机向来不是他的风格,

感受到对方不在和自己争夺空气中的火元素之后,赫尔佐格也一瞬间就将周身笼罩的元素释放。

烛龙的威力固然达不到,但是周围在他的权柄掌握之中,释放出来能量依旧不会比之前的傅念威力小上多少。他可以趁着这个机会轻易掌握战斗的主动权。

“爆炸吧!”

处在赤红漩涡中间的赫尔佐格猛然双手展开,白色羽翼舞动着漩涡。

下一秒,让赫尔佐格恍然的一幕便出现在了他的面前,只见周围笼罩的火元素非但没有达到他预想之中的爆炸,反而正在呈现一种极速诡异的速度减少。凝聚的赤红漩涡像是漏气的气球般松弛下来。

与此同时,赫尔佐格耳朵极其敏锐的听到一声清脆的,

“取消”声。

紧随在声音之后的,便是一股从远处呼啸而来的狂风,赫尔佐格神经猛然绷紧,整个人带着一股难以言喻的震惊。

一头巨大的漆黑龙翼在他的眼瞳之中极速放大,龙翼上遍布漆黑细密的龙鳞,尖锐的利爪倒影在他浑身洁白的龙鳞之上,宛如死神的镰刀降落在罪人的脖颈。

嗤!

丝毫没有令赫尔佐格反应的时间,庞大的龙躯以极度不符合身形的速度冲击盘旋在他的身上。恐怖的力量以球星角度宣泄而至,

周围的火元素组成的漩涡正在极速崩溃,和赫尔佐格的身体如同涨潮般朝下奔腾。

傅念的一根根龙爪猛然从手指的关节处弹射而出,一个个宛如刀锋般锐利的爪锋出现在赫尔佐格的心脏位置。

能够在导弹的轰击中安然无恙的白色龙鳞在利刃突刺之中开始崩碎,一个个宛如被爆掉的玻璃,清脆的声音卷入轰鸣的云卷潮声中。

此刻的傅念丝毫没有半点留手的迹象,从龙躯之上奔涌而出的源源不断力量像是巨山一般施加在猝不及防的白王身上。

宛如大地沉陷。

龙爪以尖锐的锋芒一根根突刺掉胸前的肋骨,四溅的血花像一朵朵盛开在山间田野之中的玫瑰花,

前所未有的剧痛笼罩在赫尔佐格的神经,即使他拥有出色的反应神经也依旧没有明白现在发生的一切究竟为何。

也没有明白为什么自己的言灵会在顷刻间被对方取消,更加难以理解的是,明明是在远处几公里之外的龙王,为什么会在悄无声迹之间出现在自己的身后。

但是这一切并没有在赫尔佐格的内心之中反应多久,剧痛撕裂着他的神经,让他清楚的知道现在最应该去做的事情就是反击。用自己的暴力将面前这个巨大家伙打成肉饼。

力量开始在赫尔佐格的体内开始奔腾,即使心脏被傅念贯穿出一个巨大的缺口,

血脉的力量也依旧源源不断的从身体各个方向开始涌现,他赫尔佐格双瞳绽放出野兽般的凶残,

口齿之中的细密长牙一排接着一排,他们疯狂生长,在短短一瞬间的功夫就从牙齿长成了食指大小,他狠狠的咬向插在自己胸口位置的傅念手臂。

宛钢钉插在深沉的钢板之上,漆黑的龙鳞上立刻就出现一排排牙洞,蜘蛛网状裂缝开始在龙鳞上开始蔓延,四溅的血花滴落在赫尔佐格迸射出现的伤口之上。

赫尔佐格同时将自己的长尾卷在傅念伸长的龙颈之上,

吃痛的傅念扭转巨龙的头颅便咬在赫尔佐格身后挥舞的龙翼之上。巨力撕扯下,四溅的血液宛如坠雨一般挥洒在天空之中

龙尾宛如巨锤般朝着赫尔佐格的后背轰击而下。

一时间,刚刚近距离接触的两个巨兽便爆出来了野兽搏杀般的凶残。

他们用最庞大力量演绎者最原始的战斗,肉与肉抓紧的碰撞爆发出来气浪将周围的空气变得极度混乱,

傅念裹挟着巨大的身体将赫尔佐格紧紧缠绕在自己的胸前,赫尔佐格死死用长尾勒紧着傅念的脖颈,用爪牙撕扯血肉,两人用极致的速度朝着地面的高山之上坠落,

从两人之间爆发出来的元素气浪轰鸣着周围的空气,对地面的人来说,这场决战只是天空中的阵阵雷霆,闪电一而再再而三地照亮了乌云间的空隙,然后像是陨石坠落在大气层,拉扯出璀璨夺目的渗人火光。

从人类开始记录历史以来,可能再没有过这样灿烂的决战。

超高温和超低温在云层之间高速的流动,从半空坠落的他们抓紧每一次时机厮杀,

肢体碰撞都将云层撕裂得粉碎,切割出来的空洞被流动而来的元素填满,高能的离子流在他们撕扯着他们的神经灵魂,幻想不断从傅念的脑海之中出现,

轰!

连在一起的陨石终于撞击在多摩川山区,宛如达摩克里斯之剑再次降临在地平线之上。

大地瞬间就被灼热的气浪崩裂。地下河像是被炸开的水龙头一般从周围裂开的岩层之中迸射而出,

两个硕大的龙躯死死砸在碎裂的地板之上,一时间整个大地似乎都在这股力量之下倾倒翻折。

祝大家除夕快乐!

。。。。。。

(这是年夜饭的省略号)

书页/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