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8章 不撒娇,不弄情侣头像(1 / 1)

厉雪无话可说,她拿起包,赶忙走了出去。

青年也跟了过去!

大厅里的客人这时收回目光,一个个小声议论了起来。

“这女的牛比,有男朋友还相亲。”

“估计是对她前男友不满意,在没找到下家之前,又不好直接甩了,没想到相亲的时候翻车了。”

大厅里的服务员此时也懵比了,本来还以为江尘这次相亲能成,结果...

又崩了...

后一桌的秦然松了口气,她这时看着服务员说道,“刚刚点的菜,都打包。”

“好的。”服务员听到声音后,立即应道。

【叮!】

“签到!”江尘打断了系统要说的废话。

【叮!】

【恭喜您签到成功!】

【恭喜您获得世界各国语言技能!】

瞬间。

江尘的脑海里多出了关于世界各国的语言,他感觉现在能跟各国的人正常交流...

“这个技能也不错,以后能用到。”江尘心想着。

半个小时后。

江尘给秦然发了信息:我先到车里等你,你待会儿再过来。

秦然:好。

江尘结了账,便走了出去。

到了车里,江尘渐渐走神,已经相亲了九次,下次相亲的时候,就会见到刘娜。

江尘沉默,心底里有些复杂,见到刘娜之后,然后呢?

他不知道...

只是想见一见。

过了有五分钟,秦然提着打包了的菜,对江尘说道,“回家,孩子估计饿了。”

“嗯。”江尘。

开车的途中,秦然看了江尘一眼说道,“还差最后一次相亲,估计你妈什么时候给你安排相亲?”

“这说不准,可能就这几天吧。”江尘说道。

秦然轻嗯了声,没说什么,按照之前的相亲频率来看,估计就这几天,江尘的妈妈便会给江尘安排最后一次相亲。

等最后一次相亲结束后,她跟江尘出去逛街,就不用再戴着口罩。

也能在外面随意的吃点东西。

这种不需要遮遮掩掩,才是她想要的状态。

回到别墅里。

江尘去了房间,就见两娃一脸生气的看了他一眼,随后别过了头。

江尘见状,笑着坐到床边,将两娃搂在怀里说道,“生气了?”

秦知念哼了声,鼓着嘴道,“出去都不带上我们,还把我们关在小房间里。”

“就是。”秦子鸢也生气道。

江尘微汗,他哄着两娃,哄了好一会儿,两娃才消停。

“肚子饿了吧?去吃点。”江尘抱着两娃来到了客厅,到了餐桌前坐了下来。

两娃不怎么饿,在这之前,她们吃了一些零食,但在秦然的威严下,两娃乖乖的吃着饭。

江尘跟秦然这会儿坐到了沙发上,江尘刷着手机短视频,打发时间。

秦然脑袋枕在江尘的肩膀上,看着江尘刷着短视频,过了会儿,秦然想起了什么,她对江尘说道,“你跟你妈说一下这次相亲崩了的事,估计你妈会尽快给你安排最后一次相亲。”

江尘轻嗯了声,打开微信,给老妈发了信息:今天相亲,崩了。

过了约一分钟。

江妈发来信息:又崩了???这次是因为什么?

另一头的江妈看到江尘的信息,整个人感觉都不好了,这都第几次相亲了?次次都崩!

什么时候才能是个头?

江尘:那相亲女有男朋友,她瞒着她男朋友跟我相亲,今天相亲的时候,她男朋友来了。

江妈看到这条信息,脸色不禁变的冷了起来,有男朋友还出来相亲?

江妈:妈再给你找找,这次妈问清楚了再给你安排。

江尘:好的,对了,这次的介绍费别给,有男朋友还出来相亲,让她自己买单。

江妈:妈又不傻,放心。

聊了会儿,便没聊了。

江尘看了秦然一眼说道,“我妈说这次问清楚了再给我安排,估计要过一段时间才会给我安排。”

秦然轻嗯了声。

就差最后一次相亲,她也不急。

“对了,要不要现在放出消息,就说你是新公司的老总。”秦然看着江尘问道。

江尘思索了会儿轻摇头,“等我相亲完最后一次的吧。”

“嗯。”秦然想了想,轻点头,若是现在就放出消息说江尘是新公司的老总,万一这件事正好被第十个相亲女知道了,可能会有点麻烦。

随后,两人没说什么。

秦然就这样脑袋枕在江尘的肩上,一边看着江尘刷短视频...

过了会儿,秦然想起了什么,她对江尘轻声道,“弄个情侣头像。”

江尘看了她一眼,“多大的人了,还弄情侣头像?以为十几岁呢?”

秦然听后,脸色瞬间拉了下来,有点不开心。

江尘见状,心头微汗,这么容易就生气了?

“开个玩笑...”江尘。

“很好笑?”秦然脸色微冷的看着江尘。

“...”江尘。

江尘看了她一眼,想了想说道,“撒个娇,就弄情侣头像。”

“...”秦然,她不会撒娇...也从没撒过娇...感觉撒娇的样子有点怪怪的...

“不撒娇就不弄情侣头像。”江尘这时说了句。

“不弄就不弄。”秦然淡淡一声。

“...”江尘看了她一眼,说起来他还从没见秦然撒娇过,不知道秦然撒娇会是什么样的。

嗯...

江尘思索了会儿,想到了让秦然撒娇的办法...

等晚上,在秦然快上天的时候,他突然停止,不让秦然上天,他就不信秦然难受之下,不会向他撒个娇?

秦然见江尘似乎在想着什么,不禁道,“又在打什么坏主意?”

“我在想,怎么让你撒娇。”江尘将她搂了过来说了句。

秦然淡淡一声,“你可能这辈子都见不到了。”

“信不信今晚就能见到?”江尘将秦然压在了沙发上,双手捧着秦然的脸,轻声道。

“...”秦然听后,不由脑补了下,江尘又想欺负她!!!

江尘每次那样欺负她,她都恨不得将江尘给踹下去!

感觉那就像是个酷刑一样!

“你敢!”秦然盯着他。

“看我敢不敢。”江尘。

秦然听后,直接张嘴咬向了江尘的胳膊。

江尘也没感觉多疼,任由秦然咬着,他只道了一声,“你咬的越狠,我就折磨你更狠。”

“...”秦然听后,赶忙松嘴。

书页/目录